新闻中心

不良资产配资活跃背后:业务合规性存疑

2022-04-17 10:38:37
浏览次数:
返回列表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近期不良资产配资市场已然颇为活跃,市场上的不良资产配资业务给到资金方年化收益多在10%以上,个别配资机构要求优先级资金年化收益18%,夹层资金年化收益率30%。

比较来看,以高收益著称的信托产品,据统计,2021年平均年化收益尚不足7%。

收益率一骑绝尘背后,不良资产市场配资业务面临的一系列问题也在浮出水面。

收益率仍能保持两位数

“我们可以配资,成本大概在16~18(即年化收益率16%至18%),具体看项目,住宅最高可以做到1∶9 ”“寻优先级资金1.6亿元(投资额的80%),使用期限12个月,利率可接受13%+浮动收益”“本公司做不良资产配资:采用优先+夹层+劣后模式,整体成本12%~15%,项目方作为劣后,出资10%~20%(根据项目评估);成立SPV,合伙处置……”

据本报记者调查,市场上一些优先级资金配资的年化收益率均在10%以上,夹层资金要求年化收益一般会高出几个点。如,河北某非持牌不良处置公司向记者提供的配资方案显示,优先级成本12%~13%(根据底层资产类型);夹层成本15%+浮动收益”;浙江某提供夹层配资的公司则要求夹层资金年化收益为30%。

与不良资产配资业务高达两位数以上收益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各大资管产品以高收益著称的信托产品2021年平均收益率不足7%。

华宝证券近期研报显示,信托收益率基本保持平稳而久期略有拉长:2021 年,已公布的集合理财类信托产品的平均收益率为6.85%,与2020 年相比平均收益率下行30 个bp;其平均信托年限为2.62 年,较2020 年增加0.29 年。

公开数据显示,2021年共有672款保险资管产品披露了净值数据,其中139只股票型产品平均收益率5.46%,113只混合型产品平均收益率3.86%,420只债券型产品平均收益率5.66%。

银行业理财登记托管中心发布的《中国银行业理财市场年度报告(2021年)》显示,2021年各月度,理财产品加权平均年化收益率最高为3.97%,最低为2.29%。

持牌机构身影活跃

按照业内观点,不良资产配资是将拟收购不良资产收益权装入资管计划,然后设立优先级资金、平层级资金(次级)、劣后级资金角色进行资金组合,从而形成一个资产管理计划。

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卢春阳介绍,市场中的具体操作方式包括两种:一种是有组织形式的配资结构,比如资金方与资源方设立有限合伙企业、委托信托公司设立信托计划,由合伙企业或信托计划(由信托公司作为代表)参与不良资产的收购,并在合伙协议或信托合同中进行优先级、中间级、劣后级等结构化设计,优先级获得固定封顶投资收益并优先分配,劣后级负责操盘,承担更大的投资风险,同时可能获得超额收益。还有一种是无组织形式的配资结构,通过协议方式实现配资目的。即由资源方与资金方签订合作投资协议,对投资项目、出资金额、分配顺位、操盘主体等进行约定,并对相应的资金进行共管。然后由操盘主体负责操盘。除此之外,实务中有的配资交易会设有劣后方(含其关联方或实际控制人)以承诺保底、承诺收购等方式,对优先级资金的投资本金及固定收益提供保障,即所谓的的保底。

市场上参与不良配资业务的机构包括持牌AMC、非持牌不良处置机构以及各类资金方。此外,在房地产市场下行期,一些从事地产项目前融配资的机构也开始转作不良资产配资业务。

“目前,很多前融机构都跟我们一样在积极拓展不良资产处置项目的收购配资业务,以此改善前融业务缺失带来的营收困境。”2021年底西政资本曾撰文指出。

值得关注的是,持牌AMC机构在配资市场颇为活跃。

据记者调查了解,南方某持牌国资地方AMC资管公司在通过旗下子公司开展配资业务,主要做有抵押类的资产,抵押物形态不限,年化收益在12%到15%之间。

中债资信研报曾提到,地方AMC在进行不良资产处置时,对于有收购需求,但资金不足以一次性支付的民间投资人等交易对手方,地方AMC通常会对此类客户进行配资服务。即客户提供转让价款30%作为保证金,剩余资金可延迟支付,期限通常为1年,收益率在10%以上。不良资产包的所有权仍在地方AMC,处置权在客户。若客户无法按期兑付,地方AMC有权处置不良资产的抵质押资产。

颇值得一提的是,无论是持牌地方AMC,还是非持牌不良资产处置机构,在开展不良资产配资业务时,除了自有资金参与之外,同时还为一些社会资金开展配资业务提供中介服务。

暗藏多层隐患

不过高收益业务操作背后,一系列问题也随之而来。

业内人士指出,因为大量热钱涌入不良资产市场,盲目配资还曾被业内指责推高了不良资产的价格,而高成本的配资资金则容易引发短钱长投、资金期限错配等问题。

记者注意到,2020年9月,浙江省金融监管局公开了《浙江省地方金融监管局关于省十三届人大二次会议金33号建议的答复》,其中提到,“我省已经通过窗口指导等监管方式叫停了部分配资业务。”

据了解,目前关于不良配资业务本质的认定,业内主要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配资行为以不良资产作为抵押,赚取固定收益的行为,属于借贷关系,或民间借贷;另一种观点认为,配资行为是针对特定标的资产的联合投资行为。

中信建投研报亦认为,配资服务也是地方AMC类信贷业务之一。其实质是不良资产抵押贷款,即投资者向地方AMC分期购买其手中的不良资产。在此类业务中,客户先提供总价款一定比例的保证金,再分期向地方AMC支付剩余款项。若客户无法按期兑付,地方AMC有权处置不良资产的抵质押资产。配资业务已被部分地方监管部门禁止,随着监管趋严,或将进一步受到限制。

“部分地方资产管理公司从事类信贷、通道类、配资业务较多,在严监管环境下面临业务模式重塑的考验,个别公司存在丧失业务资质的风险。”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研究员曾刚等近期亦撰文指出。